极客修,闪修侠里没有“好人”


极客修,闪修侠里没有“好人”

2019-08-06 10:16:32 亿欧

蒲剧《苏三起解》中有段唱词是“只可恨沈燕林为富不仁,贼皮氏比蛇蝎还毒十分。县太爷贪赃枉法草菅人命,众衙役狼狈为奸共分赃银。一个个都把良心昧,洪洞县里没好人!”其中“洪洞县里没好人”这句唱词流传很广,影响很大。不仅蒲剧、秦腔有这句词,就连京剧大师梅兰芳、张君秋的演出也是如此。

“洪洞县内是无好人”。这句言简意赅含意深刻的唱词,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苏三这一弱女子在特定情境下的激愤心情,使之广泛流传,似成为有特定含义的俗语格言一般。

而在最近手机维修平台的一些报道,却让众人只想振臂怒喊;“手机维修江湖里没好人”。

新京报记者卧底国内两家最大的手机O2O维修平台“闪修侠”和“极客修”,以“维修工程师助手”的身份,进行了长达数周的暗访调查,许多“见不得光”的东西也被展示在公众眼前。

低价组装件、翻新件以“高品质”“原厂质量”的名义,被换上客户手机;维修“挖单”;夸大问题过度维修,而替换下来的仍完好的原厂配件,则又被以“原厂件”的名义卖给新的客户等等。

两大巨头,况且如此,其他平台的情况更是可想而知,而近日的一次手机维修经历让笔者对手机维修的浑水有了更直白的感受。

苹果官方的直营店在笔者所在地只有一家,但只是充当“广告牌”的作用。而所谓的授权维修店则充满了套路,各种冒牌授权店层出不穷,维修起来也是一堆麻烦。街边小摊更是坑,刚拿着手机各种“可能问题”都冒了出来,得亏笔者不算小白,不然免不了被“割肉”。闪修侠相对最不坑,但也是五十步笑百步。让把手机卖了,列了一系列清单,最后结算官方回收显示不到五百,果断拒绝。后来员工不通过平台私下联系自己跑单,最后两千成交。有意思的是,没过几天,联系笔者的那名闪修侠员工透过其新换的微信名似乎是换行了。

传统手机维修猫腻多都知道,自诩“救世主”的手机O2O维修平台似乎也不免踏入同流合污之流。此次极客修,闪修侠的阴暗一面大白于天下,或许不免让公众、资本市场重新审视对待手机O2O维修平台的态度。

赚快钱的“反噬”:被媷者觉醒,接盘侠难寻

数月前的3.15晚会,曝光了一系列家电售后行业乱象。无中生有,小病大修,各种花式套路总能让人乖乖掏出钱包,手机维修自然也不例外。

传统的线下手机维修市场,维修人员素质良莠不齐,漫天要价、自造故障、偷换零件、以次充好、质量无保障等问题时有发生。而O2O模式跨越了地域劣势,一面建立起自己的线上信息平台,让自己的线下维修店与海量用户实现对接,最大化的挖掘用户资源。主打报价透明、售后保障,一幅拯救广大用户手机于水火的态势。

如今,随着极客修、闪修侠的内幕爆出。这也让人感叹:天下乌鸦一般黑,手机维修O2O也不过如此。

把人性的贪婪花种在太阳底下,一面喊捉贼,一面却做着贼的勾当。当然,这本身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一个房子如果窗户破了,没有人去修补,隔不久,其它的窗户也会莫名其妙地被人打破;一面墙,如果出现一些涂鸦没有被清洗掉,很快的,墙上就布满了乱七八糟、不堪入目的东西。

专业的手机维修人员有限,极客修、闪修侠所吸纳的员工中会有相当一部分熟悉行业各种套路的“老炮儿”。这些“破窗”、“涂鸦”也会逐渐会影响到其它地方,从而激发“破窗理论”。O2O的发展很难避免一些弯路,只要没长歪就值得期待。但“赚快钱”的商业模式很难让人拒绝,这也使得平台很容易陷入“舒适区”无法自拔。

不过快钱注定难长久,时至今日,行业潜规则的曝光或许也将引发行业在用户和资本市场两方面的信任危机。

从用户端来看,黑料爆出,用户接下来如何看待手机维修O2O平台呢?最起码在信任度上已经大大缩水,同时平台还要为人们的心理落差买单,未来在选择上甚至还不如传统线下维修店。毕竟在此之前,手机维修O2O从未形成过真正意义上的颠覆,只能说是用户选择的一种渠道,赚快钱的舒适区会让平台故步自封。过去这么多年手机维修O2O所建立的行业口碑不说一朝回到解放前吧,但也受损不小,再想重拾自己的透明“大旗”恐怕绝非易事。

从资本市场来看,任何一个行业能够长久发展的前提就是规范化,因而近年来许多新兴市场上都在喊着合规这一口号。如今,随着手机维修O2O的黑幕曝出,行业很容易被打上不规范的标签,而资本对于这一类产业通常比较谨慎,毕竟稍有不慎就可能会翻船。

O2O平台的定位是为了解决信息透明和不对称,但也仅限于解决信息不对称,要说便捷性,单说修手机这一行为O2O平台不一定就比街边小店便利。可如今连自己唯一的“闪光点”都丢了,又该拿什么去博得资本市场的认可呢?相对于同时期崛起的其它O2O项目,手机维修O2O平台似乎没什么新故事去讲,对维修暴利的投机取巧使得很多平台已经缺乏了创业初期的韧性。在资本寒冬时期这种项目实在难以称得上是优质项目,未来相关平台继续拿到投资的可能性很低。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登上手机维修O2O顶峰的极客修、闪修侠,却突然变成了灰产的包装者。头部平台的翻车,势必也将殃及其它中小平台,使得整个行业产生信任危机,手机维修平台终于遭受了赚快钱的反噬。

道歉声明很简单,但如何重塑行业信心才是最大的问题。

从滴滴到新氧到再闪修侠们:昔日斩龙少年为何都化身恶龙?

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条恶龙,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处女,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个少年英雄去与恶龙搏斗,但无人生还。又一个英雄出发时,有人悄悄尾随。龙穴铺满金银财宝,英雄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闪烁的珠宝,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摘自《在缅甸寻找奥威尔》)

少年英雄为什么会变成恶龙?因为他杀死了恶龙,为了占有着那些闪烁的珠宝,还有少女,他只有像恶龙一样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今天我们说的极客修,闪修侠不也是如此?英雄变恶龙,而类似这样的故事我们也见过了太多太多。

例如滴滴,当初代表着新模式的滴滴站在消费者的阵营,与传统出租车打车难、信息不对称等现象做斗争。然而如今,从用户端来看,取消了补贴后,大批司机流出,打车难问题重现。除此之外,滴滴也被传出过大数据杀熟事件。

例如新氧,一方面整合B端医疗美容机构以及医师资源,另一面对接海量的C端用户,打破医美行业的信息不对称。然而,就在前几天,新京报发表文章指出新氧APP商家涉售违禁药,引起了行业的轩然大波,除此之外,新氧身上还有太懂槽点需要解决。

而今天我们提到的手机维修O2O,从某种程度上讲似乎还不如新氧。

新氧作为信息中介平台需要承担的是审核问题,在这一方面技术不过关也好,有人转漏洞用违禁药物也好,作为平台方目前很难做到万无一失。而极客修、闪修侠不同,它们是信息平台也是服务提供方,服务方面有猫腻自己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干系,新氧是审核问题,极客修、闪修侠是内部管理问题。前者是能力问题,后者是态度问题。能力问题容易原谅,但态度问题不行。就像开头笔者分享自己经历时提到的,前几天刚接触过的闪修侠员工,短短几天就换行了,员工流动性从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平台的管理能力。

相信此次被新京报曝光,两家平台内部一定会严管,势必会有所改善,但具体到位不到位,得看管理能力了,毕竟维修师傅并不靠谱,他们不会顾及品牌。

任何一个柠檬市场,都是受诅咒的行业,像是被施了魔法,前仆后继的颠覆者,后浪将前浪拍死在沙滩上,自己又成了前浪。就像一枚硬币两个不同的面,一面是斩龙的英雄,去改变原先的低效和不对称。然而另一方面,它又是长了龙鳞的少年。拥有资源的一方往往容易引起的新的信息不对称。

企业家也是人,摆脱不了人性的七宗罪:贪婪,懒惰,淫欲,傲慢,嫉妒,暴怒,暴食。正如《未来简史》作者尤瓦尔哈拉里(Yuval Harari所描绘的那样:极权主义会将自己包装为一个可解决当今复杂问题的简单方案,看上去相当诱人,抗拒这种方案似乎是愚蠢的。这其实是在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英雄”形象。

所谓的互联网开放平台其实是平台方在设定好的游戏规则内进行,任何互联网平台的发家与竞争更像是一个又一个的“圈地运动”,争夺制定游戏规则的权利。只要行业存在明显的刚需以及信息不对称,那么B端就属于话语权归属者。拥有行业游戏规则的制定权和解释权,在与C端的博弈中处于有利地位处于绝对的有利位置,它们所做的各项决定始终代表着自己的利益,尽情的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这就是为什么会变成“恶龙”的缘故。

那么听腻了英雄变恶龙的故事,如何去改变这一商业怪圈呢?在人性道德层面救赎下工夫很难,目前来看无外乎以下两个维度:

一是提高犯错成本。

在这一方面可以用品牌的魅力来解释。为什么大家通常更愿意选择大品牌?就是因为很多大品牌不会因为一个小项目,而背负自身,让自己阴沟里犯罪,风险与回报实在划不来。

冒险犯错,无非“利”字当头,因而当风险与回报不成正比,就容易让人收起自己冒险的冲动。拿停车来讲,为什么人们通常愿意掏十块钱的停车费也不会选择停街边?因为罚款一次二百够停二十次车了!街边停车二十次,只要有一次被罚,等于补交了过去19次的停车费。对于企业而言也是,提高惩罚力度,形成足够的威慑力,无形之中就给它们敲响了警钟:这样做的后果,我承担不起!自然而然,就没有人敢继续甘冒风险了。

二是找到第二生命曲线。

英雄变恶龙的故事换句话来解释其实在说,追求“舒服”是会让人作恶的。企业如此,下面员工亦是如此。

对于手机维修O2O平台而言,即便上层企业管理层方面强化维修过程中的透明度,提高管理力度。但到了下面维修师傅那里可能就有变了味,有钱凭什么不赚?公司形象跟个人的关联度并不高。到最后,所谓的改善永远只是外科手术,治标不治本。明知模式存在明显BUG,却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后最有可能出现的画面就是出事,道歉,再出事,再道歉....单曲循环。

事实上,无论从企业发展的角度还是从底层员工的角度来看,要不靠原有模式,开辟新的盈利点才能真正解决痛点。

以搜索引擎为例,现在的百度除了搜索以外,还有小程序、信息流、AI营销等方面来多元化盈利,这样可以牺牲原先的竞价排名,跳出原有的商业模式。还比如谷歌,如果不是安卓系统等第二生命曲线的确立,谷歌竞价广告早晚也得被人谩骂。

一个平台,唯有找到不靠此赚钱的第二生命曲线。就像清朝的养廉银,用以培养鼓励官员廉洁习性,并避免贪污情事发生。从企业端来看,有了第二生命去西安才敢与过去的原罪相割离。从员工端来看,盈利不再单一不用再冒着风险做手脚,这样才算真正站着把钱给挣了。

结尾:

洪洞县里没好人,苏三所说的“洪洞县里”指的自然是当年的县衙门,而绝不是说洪洞县的所有人都不是好人。

柠檬市场避免不了“英雄变恶龙”,但也有资源拥有者选择放弃资源。例如30年前,伯纳斯·李本有机会通过收取专利费、入网费创立浏览器公司,最终却选择了放弃,这也使得更多人免费使用万维网上的资源,成就了今天多姿多彩的互联网世界。

有些人之所以伟大,在于能够将权利主动关进牢笼。斩断恶龙之后,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我们不能期待每个创业者都是伯纳斯·李,做永远的英雄而不是新的恶龙,但我们至少要想尽一切办法去降低它们“恶化”的可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蒲剧《苏三起解》中有段唱词是“只可恨沈燕林为富不仁,贼皮氏比亿欧

网际编程技术论坛-微蓝网-aiweline.com-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网际编程技术论坛-微蓝网-aiweline.com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News网际编程技术论坛-微蓝网-aiweline.com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网际编程技术论坛-微蓝网-aiweline.com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News网际编程技术论坛-微蓝网-aiweline.com的同意。
5、帖子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6、本帖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7、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上一篇:星巴克与藤原浩联名,推出速溶咖啡方便套装
下一篇:拼多多打造超级IP“夕夕节”,推出“拼对象”营销活动
快速回复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网际编程技术论坛-微蓝网-aiweline.com
      2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及时通知(aiweline@qq.com),我们会及时处理。